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 奶蓋呀奶蓋-第一百九十八章 病嬌會長的女王大人(26)熱推


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
小說推薦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计划
萧戾笑嘻嘻的凑过来,“得了得了,相遇都是缘,妹妹是不是被吓到了?过来吃点热乎的。”
云幺抿唇,她第一次经受热情到可怕的自来熟,求饶的看向萧戾身后的沈瀛。
沈瀛懒懒散散的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卷绷带,随手拿过一旁的酒朝着手心倒了一杯。
浓烈醇香的酒味氤氲在眼尾。
她一向不喜欢酒味,但反应也不大。
但这次傻傻的看着沈瀛眼角的旖旎艳色,突然觉得空气很热。
沈瀛不咸不淡的朝着这边看了几眼,绷带随意的在手边缠绕了几圈,他有点不耐烦,也可能是并不在意这些小伤。
绷带被狠狠的勒紧,接着他手朝上举起,微微弓起腰身低头咬断了绷带。
“嘶——”绷带的裂帛声清脆,云幺睁大眼睛。
她是第一次看见如此鲜活的人,不经意不在意其他人的视线,却靠身上的光吸引所有人目光的人。
他看着冷淡疏离,但是刚刚又会因为自己的尴尬请自己拼桌。
“哈哈哈哈!”萧戾狐疑的挠了挠后脑勺,总感觉气氛有点奇怪,看了小姑娘几眼,又朝着身后不吭声的人道,“得了,沈哥你太凶了!!!小姑娘肯定是怕你才不敢出声!!!”
“不是的,”云幺极快的眨了眨眼睛,“我没有。”
声音细弱嗡鸣,早已经被萧戾的大嗓门给压下去了,“我……”
沈瀛懒得理会这人,朝她不含任何意味的瞥了一眼,“有忌口吗?”
萧戾的声音还在旁边环绕,云幺心跳声乍起,“没有。”
下一刻,就见着人朝着里面走进去,头也不回的。
云幺脸色有点白,她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吗?为什么沈瀛离开了?
萧戾自来熟的朝她道,“同学你可太有福气了!今儿刚好赶上我们沈哥大展身手。”
他随手搬了一张桌子靠在窗边,云幺看着他叮叮当当的模样,有点害怕他再次碰到旁边的啤酒。
她拿过旁边的小凳子,放在折叠桌的旁边。
“谢了啊同学,”萧戾撸起袖子擦了擦桌子,“话说你是哪个学校的?叫啥啊?”
云幺道,“一中。”
“艹!那跟我们岂不是一个学校的?不过同学看着你就是个好学生?是不是…..”
两人聊了一会儿,刚刚戴着眼镜进去的人就出来了,拿了几个小杯子。
看见云幺似乎是有点诧异,但好脾气的没说什么,拿着水杯道,“同学喝酒吗?我帮你倒一杯果汁?”
云幺有点不好意思,“谢谢。”
她内向话少,总是怕说的话讨不得人的欢心。
在萧戾拍案而起,非要玩小蜜蜂跟这人聊天的时候,刚刚进去的人出来了。
祝江野沉默着看着萧戾挑事,“你忘了上次喝醉之后抱着哭着给那人打电话了?”
云幺惊讶的扭头,看着萧戾恼羞成怒,“你他妈的别说我了!我才没有哭着打电话!”
祝江野说话不多,戴着金丝眼镜文文弱弱,但每句话都会狠狠的戳中萧戾的弱点。
两人急赤白脸,没有吭声。
沈瀛单手拎着架子从后厨出来,对两人互怼的事实早已经习惯了。
朝着祝江野点了点头,“那边的串还有吗?”
萧戾啧啧有声,“嘿嘿,还不赶紧拿东西来养活我们几个大佬,你——”
还没等炫耀完,凳子就被沈瀛踹了一脚,“你很闲?”
萧戾龇牙咧嘴,“得得得,我去生火。”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动作默契。
不一会儿的功夫,碳烤架就支起来了。
沈瀛接过祝江野随手递过去的烟,在炭火上点了点,猩红的火星在烟雾缭绕中很夺目。
铁钳被男人有力又白皙的手拿着,动作间能看到青色的血管,江边晚风凉爽。
云幺本来打算离开,却没想到那个烟顺着突然转变方向的风扑到云幺的脸上。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
云幺呛咳了几声,沈瀛拿着手中的串转了个方向。
那烟幸亏就一阵,云幺懵懵的看向沈瀛。
咳嗽过一阵,雾气蒙蒙的眸子带上鼻尖红彤彤的,沈瀛本来皱起来的眉顿了一下,啧了一声。
“小心点,看见风不会躲一下?”
云幺不好意思的低头,“是我不好,抱歉。”
沈瀛眉头越皱越紧。
还是旁边的萧戾打呵呵,“得了得了,别闹腾了,云幺你赶紧做好,我去给你拿个你们小姑娘爱吃的东西。”
先婚厚愛,殘情老公太危險 君飛月
云幺点了点头。
等萧戾回来几人已经做好了。
云幺拿着手中的羊肉串赞叹不已。
她没去过新疆,总感觉这个也不比新疆羊肉串要差,萧戾大呼小叫,“沈哥哥,你重色轻友
!!!!”
云幺猛的听见这般控诉,吓得咳嗽了几声,头更低了。
“有吃的还闭不上你的嘴。”
祝江野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瀛还有耳尖都红起来的云幺。
萧戾艹了一声,“得了得了,我认输成了吧?”
“对了,前段时间导员提过的大创,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萧戾不愧话痨的风范,很快挑起个头来。
祝江野专业知识很在行,主要是他和萧戾在说,只有提到沈瀛的时候。
他才淡淡的应上几句,但能看出来他才是做决定的人。
云幺轻轻的咬了一口串,被猛地迸溅的美味惊得杏眸都眯起来。
为什么会这么好吃?
“喵~”
猫叫声隐隐约约的传过来。
云幺抬头寻找,却在猛的抬头的时候,不经意和沈瀛对视。
沈瀛眼眸很深,平日中的恹恹的垂着眼皮,此时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很亮。
两人突兀的对视了很久。
她像是陷入了奇怪的领域,扑腾扑腾的,就连呼吸都放轻了频率。
“诶?”萧戾终于听见了旁边的声音,“我怎么好像听见了小猫的声音?艹——”
“沈爷你看我干什么?忒奇怪了吧….”说着萧戾还搓了搓胳膊,“有种你暗恋我好多年的感觉….”
祝江野被他骚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滚蛋,滚一边骚去。”
沈瀛瞥了萧戾一眼,随手把啤酒摔到了萧戾的面前,“喝。”
萧戾本来想念嘴,但是看着沈瀛的模样就碎碎念一下。
“咳咳,得得得……”
云幺猛的低头,看向那几个串,“刚刚在看小猫,在那儿呢…..”
“什么?!”
萧戾窜了过去,从冬青里诱拐小猫,“来来来,过来喵喵…..”
云幺自从经历过被陌生人用怀疑的眼光指指点点之后,就有点害怕处于人多的地方。
但是此时在一群分明不认识的人中,却十分的舒适。
羊肉串有点辣,她猛的拿过旁边的水杯喝灌了一大口水。
却——
“好辣啊……”
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的沈瀛皱眉,“你喝了?”
“啊?”
云幺整个人都陷进了一种迷幻的情绪,像是梦一般。
沈瀛道,“有醒酒药吗?”
祝江野皱眉,“小姑娘这是——喝酒了?”
几个大男人凑到一块儿,就是容易喝几口。
刚刚那杯“水”是萧戾刚拆开的白酒,随手放在了桌边没想到就被云幺给顺过去了。
大唐醫王
“咳咳…..”
祝江野被指派着去买醒酒药。
沈瀛垂着眼皮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云幺。
朝着云幺的面前晃了一根手指。
“这是几?”
云幺迷迷糊糊的点头,“这是……”
“几?”
等祝江野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沈瀛的手放在云幺头上的时候。
沈瀛道,“给我吧。”
祝江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两人,“成,我晚上还有个会,要不然你们自己?”
云幺晕晕乎乎,很好欺负。
她迷迷糊糊的瞧着头顶的灯,感觉十分的迷糊。
她做了一个梦。
几百里的高原,她赶时间下了飞机,无数的电话响个不断。
司机一直在问去哪里,但是最后到了旁边的一个民宿。
路上走着的时候,她拿出需要救助者的资料,看着上面的信息。
这个需要救助的小姑娘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边打工。
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主要是爷爷奶奶不愿意让她继续上学了,只能让她这边的帮忙。
她闭上眼睛,朝后一靠,昨天晚上熬夜整理资料,胃里有点不舒服。
但是这边的事情实在紧急,只能紧赶慢赶的过来。
电话响个不停,她皱着眉打开手机。
“云幺,你太自私了….我和你妈妈为了你做了多少?大学期间也一直在支持你,甚至你说你要出国,这些我们都赞同了,现在呢?你就庸庸碌碌一辈子?”
那边愤怒的男声沉声道,压迫感十足,“这次回来,你就朝着我和你妈妈道歉!”
杏眸朝着窗外站岗的哨兵无意识的移动,她乖巧的道,“好,爸爸我知道是我错了,等我回去就给你和妈妈道歉。”
“哼!”那个人似乎是终于感觉到满意,“你知道就好。”
“嘟——”
云幺嘴角带着笑意,打开了手中的电话卡,精巧的电话卡放在指尖,微微用力。
“嘎嘣——”
“姑娘,到了云雾酒店了,您是在这儿下吗?”
云幺露出温软的笑,“叔叔,谢谢您,您嗓子听着不太舒服,记得多喝点水。”
“欸。”
她从出租车上下来,轻车简从只拿着个包,路过垃圾桶时候,把手中折断的电话卡扔进去,头也不回的进了酒店。
手机响起叮咚一声。
是姜甜的消息。
姜甜:【你怎么又出门了?不是告诉你要静养吗?】
【得了得了,知道说了你也不听,你记得好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