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逆襲1990 愛下-第803章:齊聚巴西!


逆襲1990
小說推薦逆襲1990逆袭1990
送走了周惠敏和安妮,陈东终于放下心来,自己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没有办法,外面的事情还是太杂,而局势又太乱,没有必要带着她们到处冒险。
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提醒。
没了后顾之忧,陈东也不必再压抑自己心里的怒火了。
他决定,这一次,要给共济会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看到惹怒自己的下场。
用资本玩转世界,他陈东还真没怕过谁!
于是,陈东让助理订机票,自己一行人要先去南美的巴西。
那里,将是自己和共济会金融之战的首发之地。
正在回想着关于1994年南美金融危机的细节,卧龙突然满脸喜色地进来。
“卧龙,遇到什么喜事了?”陈东好奇地问道。
确实,卧龙平时不苟言笑的时候最多,而像今天这样竟然笑成了一朵花一样,确实有些不寻常。
“老板,咱们被绑走的那两个人突然出现了!就在楼下一张椅子上。我接到电话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他们身体都没有问题。我已经联系医院,快点把他们接回去。”
听到卧龙如此说,陈东也感到很高兴。
毕竟,他们保护了他。
为此,他让卧龙请了天使佣兵团,又请了本地的私家侦探,让他们帮忙查找。
没想到,他们就这样出现了。
看来,真的是那个神秘的第三股势力绑架了自己的人,而现在,又把他们送回来了。
难道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那他们可真是诡计多端啊!
要不然,对方就是被自己的大手笔给震撼到了。
他们担心自己会和先前一样,拿出大笔悬赏金,然后,引得各方势力齐齐动手。
但不管怎么样,能够让敢于偷袭共济会的人的这个组织感到恐惧,也算是附带的好处吧!
接下来,陈东便是给各方打电话。
“旺财,你立即动身,去巴西里约热内卢。咱们现在能调 动多少资金?”
旺财计算了一下,“最多能调动60亿美刀的自有资金,其中有40亿美刀是离岸公司的资本。”
“……尽快调动吧!”
“老板,咱们接下来有大动作吧?”
“不错。接下来一定会轰动整个世界的。”
……
“小曼,你忙什么呢?”
“呵呵,忙着想你呢呀!”李小曼俏皮地一笑。
“……”陈东。
“你不说要和我一起赚钱吗,现在机会来了!”
“太好了,谢谢你,陈先生!”
“那就带着我飞吧!老天,我要飞起来啦——!!”
……
“王子殿下,咱们的行动要开始了,现在需要您带人前往巴西里约热内卢。”
“没有问题,我的国王陛下……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过去。”阿瓦里德说道。
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好像听到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
然后,他发现,自己刚才好像做了一件错事。
那就是,他称自己为王子,而自己称他为国王陛下。
唉,这不,他的辈分平白比陈东矮了一截。
呵呵,这是自找的,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接着,陈东又给渣打银行也打过去电话,银行负责人派出了他们在美洲的业务代表。
……
昰清九月 小说
两天后。
陈东带着几人来到了巴西里约热内卢。
抬眼看去,是绚目的色彩与满小姐的绿色。
这里有火热的太阳、热情的桑巴舞,还有咖啡和雪茄。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狙击巴西的雷亚尔,而是另有要事。
他要在这里召集人手,定下计划,协助众人的行动。
李小曼、旺财、以及渣打银行的高层,都已提前到了。
这里的美食和音乐,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让人迷醉。
当然,要不是街上不时走过的抗议的人群,以及很多街巷中的犯罪行为这里还真可以算得上不错的地方了。
然而,次日,沙国王子阿瓦里德也到了。
一见到陈东,他便热情地上来拥抱。
他又想拥抱李小曼。
后者则只是给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便让他没有了什么想法 。
他只是在心里默念,这个女人是块冰山,谁娶冻死谁。
下午。
会议室内,坐满了人。
陈东站在那里,视线看向场中众人。
旺财、李小曼、渣打银行的高层,以及沙国王子阿瓦里德,都是帮助过自己的人。
“各位,下午好,想必你们都料到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旺财上前,用一种带着谄媚的语气说道:“老板,有没有什么好的机会?”
“当然是赚大钱的机会。”
“现在,这里将面临又一场金融风暴!”陈东缓缓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几位老朋友,说出了这句令众人震惊的话。
“我们这次将发起一场金融领域内的战争,我把它命名为‘货币战争’!”
大家听陈东这么一说,立即来了兴趣。
他们做金融的,都把自己的职业看得很高,但又总有人认为它是虚的。
这让他们感到舒服。
而陈东说的“货币战争”,却把金融业更向上提升了一个档次。
战争,本来就是一种彰显暴力的行为。
而把战争和“货币”联系起来,瞬间让他们的感觉有所不同。所以,光是听到这个名字,众人心中升起一股雄壮之意,身体各处似乎窜出一股暖流来。
去年的事情还在人们的脑海中回荡,现在的金融市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世界末日了。
旺财倒是很淡定,他是美国人,并不担心汇率问题,而且他的性格中也有冒险因子,因此,这场金融危机对他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机会。
“我们的敌人是谁?这是战争的首要问题。”
众人无不点头。
作战之前,就要认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搞清楚这个问题,才好有针对性进行布置战略战术。
否则,就只可能打烂仗,面临失败。
陈东继续说道:
“我们这次过来,当然是要赚钱,但是要看赚谁的钱,怎么赚。”
“巴西,将成为我们赚钱的重要对象。另外,就是以所罗斯为主的国际炒作集团。”
听着陈东的话,其他人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李小曼了解陈东的情况,也明白他心里所想。
即所罗斯属于共济会,而陈东自认为在共济会那里吃了亏。
所以,他将会与共济会为敌。
这事当然关乎赚钱,但是对于陈东而言,只要能达成削弱游资力量的手段,那么,哪怕自己少赚一些,他也不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