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我在1982有個家 線上看-261.錢如流水,萬事俱備


我在1982有個家
小說推薦我在1982有個家我在1982有个家
现在江南当地政府对外岛的开发工作是很重视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乡村振兴可是当今中央的一号文件。
在这种情况下,拥有出众海洋渔业资源和旅游资源的外岛自然被政府所重视。
国家给外岛提供了大量便利政策,现在海福县除了有光伏发电设备直接出售也有集成房屋出产厂——直接造集成房屋。
孫默默 小說
波叔给王忆介绍说:“你要是想买集成房屋安装到岛上去,那应该问问李真,他家的民宿就是集成房屋。”
王忆问道:“民宿做集成房屋?不都是用楼房改造的吗?”
波叔笑道:“老民宿是楼房改造,现在流行的民宿就是集成房屋。”
“等你去外岛玩的时候住进去就知道了,集成房屋非常漂亮,而且自带装修,这样建筑成本就降低了。”
这点王忆清楚,外岛建房子很费劲,光是一个运输成本就让人头疼,在外岛盖房子比在内陆要麻烦太多了。
所以很多外岛人在自家房屋不能居住后,便索性拖家带口离开家乡去内陆打工买房子,那比在岛上重新起一座房子还便宜一些。
楚小强问道:“王总,你想要买集成房屋吗?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个业务员?我有个同学现在就在甲德钢构上班,你如果要买集成房屋,他可以给你做个详细介绍。”
现在县里已经有一些中大型工厂了,其中甲德钢构就是其中翘楚,王忆了解了一下才知道,这工厂就是原来的铁具厂!
九十年代铁具厂改革,从国企被收购转为民企成了甲德钢构,现在他们主打产品就是集成房屋,通过航运远销近海多个省市。
集成房屋建筑是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一些以新型材料和可循环回收的钢结构为主要材料,然后把房屋拆分成单元,包括地面单元、墙壁单元、屋顶单元等等,然后在工厂内就生产好这些单元,出厂之后运输到目的地进行组装。
这种建筑的建设实际上就像小孩子拼积木一样,提前在工厂预制好的零件就是玩具,在施工现场只需要将这些零件按照图纸拼接起来即可,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了人工和时间成本。
由此可以看出,集成房屋建筑摆脱了传统房屋所用的水、泥、沙、石之类需要湿作业的建筑材料,
恰好解决了外岛工厂的原材料缺乏问题。
而它因为出厂是一个个大型单元,这种情况下对运输需求比较高,普通的货车运输不了,但普通的船可以随便运输。
这样海福县就很适合发展相关产业了,实际上县里这个产业发展的确实很好,沿海多省市所用的集成房屋都是翁洲几个县城生产的。
楚小强的同学是甲德钢构业务部门上的一名主管,名字很文艺,叫温暖。
温暖有社交牛逼症,来了后跟王忆握握手就拿自己的名字开了个玩笑:“男人叫暖比较奇怪是吧?嗨,都怪我爸妈心急,怀我的时候他们去做B超找了熟人,然后问我性别。”
“当时可能我的雀儿让我用手挡住了,B超大夫没看清就说是个女孩,然后我爸妈给我起名叫温暖。”
“等我出生他们懵了,怎么生出来个带把的?”
众人听了这话纷纷笑起来。
墩子说道:“那为什么不改名呢?”
温暖摇摇头:“他们嫌弃改名太费事,而且我爸还喜欢吹牛,他跟人家说自己是做梦得到先人指点才确定的我的性别——这也是为了防止给医院B超大夫带来麻烦。”
“然后他对外说,我温暖这个名字也是先人赐的。”
“所以最后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个名字,其实我是真的惨,我爸妈提前给我找亲戚讨要了好些小女孩穿剩的衣服裤子鞋袜,这就导致我的童年都在‘你家妹妹真可爱’的夸赞声中长大。”
“原来是女装大佬?”墩子拱手致敬。
温暖热情的拍拍他肩膀说:“女装很有意思,兄弟我看你是人中龙凤,要不要搞一搞?”
墩子没想到战火突然烧到自己身上,赶紧摆手:“我不行我不行。”
温暖说道:“男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我不行,你行的,回去你试一试,要勇于尝试嘛。”
他们开着玩笑熟稔了,温暖问道:“王总,你们今天在这边怎么安排?要在这边住下还是说下午要回市里头?”
王忆说:“准备在这边住下,好像今晚有篝火晚会?”
“夏季天天有,”温暖笑了起来,“这也是咱们活跃游客的一个项目,沙滩篝火,这样吧,你们决定要住下的话,我给你们介绍一家精品民宿怎么样?”
“不吹牛,王总,这家民宿一般人很难订上,也就是我跟老板关系不错,可以给你们订一间。”
“哪个民宿?”楚小强好奇的问。
温暖说道:“是屿之左。”
楚小强说道:“这个确实不好订,对了,他家就是大型集成建筑吧?”
温暖说道:“对,所以我想领着王总过去,让他有个实际的体验。”
这个提议很好,王忆向他道谢,然后跟楚小强办理光伏发电设施共建合同。
他先不额外买太阳能板,只花了五十八万买两台主机,然后暂时先安装一台进行40KW的单晶硅太阳能板的安装。
合同签订他转了预付款,接下来就是要根据工程进展来付账。
楚小强跟王忆、邱大年都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他们跟着温暖去屿之左。
现在的海福县规模挺大的,它正在打造网红小城市,所以城里整的很是花里胡哨。
这里公路都有了专门名字,其中一条是左岸公路,屿之左就在左岸公路的尽头,是一栋三层小楼。
小楼外观是纯白色,有粗粝的巨石围墙,围墙围隔出一片小天地,隐私性很强,杜绝了外界的纷扰。
他们开车要进去,保安便礼貌的敬了个礼说:“对不起先生,今天已经客满了。”
温暖从车窗冒出头来说:“让你爸把留下来的顶层那间房打开,今天有贵客临门。”
他又给王忆等人介绍:“哈哈,这是我堂弟,实际上这间民宿是我二伯开的。”
邱大年奇怪的问:“温经理我没别的意思哈,就是这民宿一看价值不菲,那能开这样民宿的人应该有钱也有能量吧?那为什么你堂弟会当保安?”
温暖说道:“我堂弟有军旅情怀,但他当不了兵,只好当保安来过过瘾。”
后座上的波叔笑道:“后生仔,你不了解我们这里土豪家孩子想法的,他们又没有经济压力,那肯定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不对?”
“你看温经理的堂弟家里不差钱,他要是喜欢做保安是一件多好的事?不比那些喜欢玩车创业的后生好多了?”
温暖赞同:“喜欢玩车也没事,别喜欢创业。我有个同学是沪都的,那是真土豪——跟楚小强是大学舍友。”
“当年大学毕业,他家里直接给他一千万让他自己发展,然后他就创业了,半年亏了八百万,剩下二百万他买了一台保时捷,从此之后天天泡吧活的潇洒又自在。”
王忆等人纷纷感叹。
真羡慕这样的人生啊。
车子开进小院停车场,这民宿规模可以,占地总面积超过1200个平方米,有自己的停车场也有花园和草坪,其中草坪在屋前是,屋后是一片花园,花园里不种花而是种果树。
时值盛夏,花园里硕果累累,李子、杨梅、柚子等水果长势喜人,另外两边攀爬有葡萄藤,上面青色、紫红的葡萄一串接一串,吸引了好些鸟儿来啄食。
墩子见此感叹一声:“时光啊时光,紫了葡萄、软了香蕉。”
他们下车后先参观这民宿,温暖领着在外面简单转了转然后进入楼里。
一楼是休闲区,它用的是现代简约的清爽风,看装修地板是原木的,有种轻奢之美。
入门旁边有一座小瀑布,清水流淌,两边是可爱的多肉植物,另有古韵雅致的品茗区、墨色清隽的图书角,功能区不大但很齐全。
温暖说道:“有没有喜欢唱歌的?它还有一个娱乐室,你们住下后可以来K歌。”
“有有有,我喜欢。”墩子举起手然后唱了起来,“听我说,谢谢你……”
“你可行了吧。”邱大年捂住他的嘴巴将他给拖走了。
难怪这民宿订起来紧张,它一共三层但只有六个房间,加上楼顶一个预留的也不过才七间房。
房子装修很有格调,处处都有风景。
他们上楼的时候有两个姑娘在拍照,青春靓丽的身影和清新简约的装潢交相辉映。
几个大老爷们都情不自禁的嫖了两眼。
嘿,白嫖。
姑娘们也很警惕,立马回头看他们。
墩子装模作样的抚摸着木质楼梯扶手说:“这楼梯是实木的吗?扶摇直上九万里啊!”
楼梯拐角是巨大且通透的玻璃窗,往外看直接就是院子里的高挑果树和累累果实。
再一个拐角能看见不远处的海滨,海上光影起伏,是海浪映照着金黄的阳光。
温暖指着楼顶说:“要不要去上边看看?上面有个观景台,设计成楼梯样式,一层层都能坐人都有不同的风景。”
“特别是日出日落的时候很美。”有人从楼上探头下来说了一句。
温暖跟他打了个招呼:“二伯,你忙着呢?”
说话的就是老板,老板笑了笑说:“给你的贵客收拾房间呢,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办理入住,要是缺什么东西去跟前台说,你伯母今天在前台。”
王忆向他道谢,又问温暖说:“这个房子全是集成建筑?装修上也是你们甲德钢构的杰作?”
温暖说道:“软装不是我们的,硬装是我们的,不过我们也有配套的软装,像这种文艺风的,或者奢华风的、古朴风的、原始风的等等吧,都有,也可以买我们的软装直接按照说明书进行装潢。”
王忆从上到下走了一通,心里很喜欢:“确实是好东西,这么一套得多少钱?”
温暖说道:“只说材料的话是七十万,如果是船能行驶到的地方,那一百公里之内包送,一百公里之外额外加钱……”
“我就是天涯岛,肯定包送。”王忆说道。
温暖笑道:“对,天涯的包送,而且距离比较近可以给一些优惠。另外就是安装费用……”
“不包安装啊?”王忆挺失望,“这可不老少钱呢。”
七十万的材料费着实不便宜。
城里房子贵那是因为土地资源贵,实际上农村盖个三层小楼也就是三十万左右,而且那可不是钢结构拼凑的积木房,那是用砖头砂石水泥打造出来的正经楼房。
温暖解释道:“我们这个的价值主要体现在装修材料上,你看这房子用料很实在的,住起来多舒服。”
邱大年点点头说道:“现在装修确实很费钱。”
“对吧?你想想城里一座一百平的房子要装修多少钱?而这可是三层楼呢。”温暖赶紧说道。
邱大年说道:“但是现在装修费钱主要就费在一个不懂行情上。”
王忆和墩子对视一眼,很自觉的让开位置。
要砍价还得我年总横刀立马!
邱大年说:“城里房子装修贵首先有个重走水电路的事,然后还有个重要问题是你在城里装修房子是你自己家里装修,你们呢?你们自己装修这就是统一的板房,团购用料而且用的不是好料子,压根没多少钱。”
温暖严肃的说:“年总,你说别的我就认了,可是你说我们用的不是好料子,那这事咱就得专门说道说道了。”
邱大年说道:“真要说道说道?那我就要放大招了,我哥哥就是专门干装修的,我跟他干过一些日子,对这里面的门道多少清楚。”
“不过你可能不信我的话,毕竟我不是特别专业的行家,那要不然咱们开个视频让我哥把你们用料给评价一下?他是专业的,干装修干二十多年了!”
波叔居中调解:“不用这么麻烦吧?年轻人做生意都好说话嘛,各退一步、各退一步。”
王忆说道:“温经理,我说个数——连带安装一起给你七十万吧……”
“好……”
“别啊!”
温暖和邱大年一起喊了起来。
王忆顿时知道糟糕了,赶紧说道:“等等,还没有说完呢我的话。”
温暖不乐意的说:“王总你可是大老板,你自己说了你来说个数然后咱……”
“对。”王忆打断他的话,“可鲁省人我是,我们说话喜欢倒装,所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还有一句话——年总你补上。”
“我们老板的话是这样的,”邱大年赶紧说,“我说个数,连带安装一起给你七十万加上软装!”
温暖不乐意了:“这个报价是侮辱我们了。”
邱大年重整旗鼓,又跟他从头开始砍价。
这事王忆对邱大年充满信任,于是他把战场让了出来,自己上楼顶去看了看。
站在楼顶遥望四周,风景宜人。
灿烂的阳光、温柔的海风,天上的白云在飘逸的缓行,海上的浪花在激荡的摇曳。
一眼遥望出去,海天一色。
公路上不断有年轻人欢呼着骑行而过,一个趴在栏杆上拍照的年轻人回头笑道:“高考结束了,很多高中生来这里开展毕业旅行。”
王忆跟他友好的打了个招呼,两人都趴在栏杆上随意的聊了起来。
屋顶铺着一层橡胶地面,是泥土般的颜色,栏杆所用的木头比较老旧,像是凝聚了海岛的时光。
待在这样的地方看海吹风喝冷饮,让人感觉岁月一下子温柔起来了。
不远处的海上有人在冲浪也有快艇在奔驰。
还挺热闹的。
仅仅从县城来看,外岛并没有没落,商业化信息浓郁、年轻人也多,或许是因为多有游客的缘故,县城里头很热闹,显得很有活力。
王忆在这里聊天,邱大年那边给他谈妥了:“他还跟咱们说什么七十万一分不让,我真不信他能一分不让,就没人跟我谈价格能一分不让!”
“就是这样一套楼房,他们那边负责安装,然后总价是六十九万九!”
听着他的掷地有声的话、看着他慷慨激昂的姿态。
王忆懵了。
然后邱大年推了他一把,给他一个白眼:“跟你开玩笑而已,我要是真砍下一千块来还不如不砍价了!我是能把一千块看在眼里的人吗?”
温暖从门口走出来,无奈的说:“年总,你怎么好意思说这话呢?王总,你肯定猜不出年总最后谈了个什么价。”
墩子说:“这不好猜,不过我猜年总把钱应该谈到了百位数!”
温暖苦笑着点头:“六十七万四千五百块!”
“本来我跟我们经理要的是六十七万五千块,但年总无论如何还要再砍下五百块来!”
他感叹一声:“王总你真是请对员工了,这么厉害的员工我都想把他请到我们公司去,他这砍起价来堪比精算师啊。”
王忆笑道:“可以的,你可以把他请过去,不过他薪水可不低啊,底薪、奖金还有分红,合计起来年薪百万太夸张,但五十万准有。”
温暖一怔,果断改口:“王总你看,你那里还缺不缺人?我觉得我可以毛遂自荐一下子,年薪五十万吧太多,我觉得我没有这么大的价值,我的能力比不上年总,但我自认只比年总差一点。”
“所以我只要四十九万九的年薪就行啦!”
有女服务生端着托盘上来,给他们送上冷饮,说:“这是温哥请你们的。”
温暖端起一杯冰可乐示意:“CHEERS!”
王忆笑着向他示意。
这人挺好玩的。
住宿和供电的准备都做好了,剩下是水和网络。
水也挺好说的,王忆去岛上的几口水井都看过了,就像之前周宇说的那样岛上的井水不太多了,可能是地下水脉有堵塞,但如果像王忆那样只准备在岛上留上几个人,那戳戳有余。
给他们修个淡水游泳池都够用。
毕竟天涯岛是曾经养活了五六百口子人的大岛屿。
所以最大问题是网络。
温暖这人一看就是那种很会来事的,于是他就咨询了一下:“我岛上那边网络信号很差,有没有办法能整治一下?尽量能有有线网络可以用。”
听了他的话温暖摇头:“整治一下网络信号没问题,可你们那岛屿想要连通有线网络就太难了,海底光纤成本很高的,对于人口五百以下的就不够经济,电信就没法通过去。”
“你们岛上现在一个人没有,这样电信公司怎么可能给你们通光纤传输网络信号?不过这事要靠专业人士,波叔人脉挺广的,我大伯认识的人也挺多,咱们去找他们问问情况。”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人少,各行各业上多少都有些交集。
波叔一个朋友在移动当领导,而温暖的大伯这边关系更硬,他有朋友是电信局的领导。
王忆最终还是决定借助波叔的人脉。
电信局毕竟是管理层,移动联通电信这些才是基层的执行方,对于基层网络的铺就问题,他觉得执行方应该更有数。
再一个他跟波叔也熟悉,波叔这边表现的也更加热忱,坦言跟他说有需要现在打个电话就能过去。
王忆跟温暖坦诚的聊了聊,温暖也赞成先去找移动的工作人员聊聊。
正好已经是中午了,这样王忆让波叔打个电话,他做东请众人一起吃个饭。
吃饭地点还是借助波叔人脉,波叔的亲弟弟就在城里经营一家海鲜楼,他上午那会带过来的海货就是要给弟弟送过去的。
波叔弟弟家的海鲜楼叫‘自己家’,他请来的这个朋友叫马康,是县里一家移动营业部的主任。
王忆真得感谢波叔。
他已经想好了,22年这边他准备聘请波叔给自己的天涯岛渔场当养殖顾问,82年那边他准备去金兰岛找到少年波叔,看看青年波叔现在在干嘛,如果没什么好活的话他同样想要聘请波叔。
波叔这人到了如今这年纪依然保持着热忱、善良和仗义,那一般来说他青年时代会是一个更热忱、更善良的人——
人在社会上摸滚打爬的多了,血总会慢慢的凉下来。
波叔等马康来了给介绍了一下王忆,热情的说:“这是咱们的侄子呀,有钱了回来反哺家乡、建设家乡,咱们要给他帮点忙,不要让他感觉咱们家乡人冷漠。”
马康笑着跟王忆握手:“王总放心,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竭尽全力。”
王忆给他们倒茶,直接问道:“马主任因为有波叔的关系我不跟您客套了,咱们开门见山行吗?”
“行,你不要客气。”
“我承包了天涯岛,准备自己投资个渔场,这样岛上可能会有一些人手但不会多,水电住宿问题我解决了,现在差一个网络问题,我像你咨询一下。”
马康点点头:“猜到了,我在路上琢磨这件事来着。”
“你们天涯岛我了解,因为在网络时代开始之前,岛上就已经断断续续的没人了,所以就没有建设无线基站。现在如果要建设基站那问题挺多,存在一些困难。”
“首先是商业可持续的问题,简单说就是你们人太少、缴纳的电话费网费太低了,基站没有收入,别说收支平衡,不大亏就不错了。”
波叔叹了口气:“这是真的不好办。”
马康继续说:“更不好办的是传输上的技术问题,海底光纤可以通过去但很难,你们金兰岛都没有通光纤呢。现在倒是有微波传输技术,但那必须视距、偏转角容忍度小、受雨衰影响大——总之一句话,也不好办。”
王忆无奈的说道:“我们岛上现在有4G网络,不过信号不太好,应该是金兰岛的基站过来的信号?”
“是水花岛吧?水花岛上有个基站。”马康说。
王忆疑惑的问:“据我所知水花岛现在人也很少了,他们岛上怎么有基站?”
“他们人少可是能闹。”马康笑道。
波叔也笑了起来:“那些家伙是真能闹腾啊。”
墩子问道:“要不然我也去闹一闹?”
马康摆摆手:“你去闹也没用呀,不过我听大波的意思是你们承包了岛屿三十年?”
“对。”
“那能不能等一等?我的意思是,国家有政策要在咱县里建设5G基站。”
他从手机里找了张图片出来,这是一份红头文件通知。
王忆仔细看,上面说为了落实国家、省的5G相关部署,加快5G产业发展,也为了实现通信基础设施的集约化和高效化,达到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与城市建设和谐发展,国家铁塔有限公司翁洲分公司要在海福县里建设5G基站。”
他一边看一边问:“马主任,这事靠谱吗?”
“靠谱,”马康很笃定,“我们移动联合华为公司使用5G网络2.6GHz频段在县周边海域进行了超远距离海上5G覆盖测试,实测覆盖距离达60公里,下载速率超170M,肯定能覆盖你们天涯岛。”
波叔听到这话也高兴:“那我们以后就有5G信号用了?”
“对,以后可以用。”马康把‘以后’俩字使劲咬了咬。
邱大年顿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问道:“马主任,这个以后得是什么时候?”
马康干笑道:“可能得是七八年后的30年了,起码按照《翁洲市海福县5G网络通信基础设施布点规划》中的标识,计划是30年完成这个部署。”
王忆刚提起的一点兴趣顿时没了。
波叔怒道:“2030年?还只是计划?那完蛋了,估计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马康摆摆手:“你别急,我又没说没有别的办法了。”
“华为有一个基站叫RuralStar 2.0,这个专门部署在海岛,它用的是极简设计,成本比传统塔站降低一多半。在传输方面,它使用了RRN无线自回传方案……”
“马康主任,我们文化水平低,麻烦你用我们能听懂的话来说吧。”波叔打断他的话。
他看到了,在场几个人,听到这话都是一脸懵逼。
马康笑道:“简单的说就是——你们知道什么是宏站吗?就是基站的一种,覆盖面积比较大,方圆一公里到三公里左右吧。”
“反正华为这种基站是用来做宏站的,但基于这个技术发展出来的几样技术可以用来做其他平台,微站、皮站和飞站的平台……”
几个人互相对视,又听不懂了。
马康苦恼的说:“那我直接说结论吧,微站、皮站和飞站跟宏站一样都属于基站,但它们三类功率小、影响区域小,比如飞站吧,它又叫家庭级小基站,覆盖范围是20米之内。”
“所以我是说,可以在天涯岛上选地方建设个飞站,这个代价是很小的,到时候再安装一个好的路由器比如灵耀Mesh路由之类的,你们天涯岛就可以通网了!”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说:“这是我听了大波电话后琢磨出来的唯一办法,或许你们可以找专家再问问,他们办法更多一些。”
王忆问道:“这个飞站的稳定性怎么样?”
马康说:“华为的技术真的值得信赖,现在我看网上你们很多年轻人都变得看不起它了、一个劲抹黑它,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我这个相关从业者眼里,华为真的当得上一句中华有为!”
“在它们崛起之前,咱们的通讯行业全靠欧洲和日韩,而且人家还不肯给我们真正的好技术,让我们用高成本去搞一些垃圾。”
“华为出现后不光拉低了造价,还发展出了很多好技术,就比如我刚才说的RuralStar 2.0,这给咱们海岛上的老百姓解决了很多问题,让海岛也能用上高速网络,这很了不起的!”
王忆说道:“确实了不起,那我就选用这种模式好了,这种模式之下需要我自己掏钱吗?”
马康摇摇头:“不用,电信行业怎么会让你个人掏钱?你带着租岛合同跟市里相关部门打个申请,这个通过不难的,因为这是基本民生,国家是不计成本来解决的。”
“何况在天涯岛安装一个飞站不需要多大成本,这是小东西。”
王忆明白后顿时松了口气。
很好。
岛屿的建设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