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法之元 ptt-第二十三章 加稅加賦相伴


法之元
小說推薦法之元法之元
地点:希芸镇官府,府衙大堂内。
此刻,便见一个身着官袍,嘴唇上留着一撮小胡子,中年人模样的男子,此时,也是面无表情的端坐于大堂正中央位置,手指灵巧且快速击打着,手中那一连串的小小算珠,一副气场强势,不怒自威的可怕模样。
突然,他也是轻轻的抬了抬头,目光直接便就,落在了身侧方向师爷模样打扮的年轻人身上,他淡淡开口,语气很是随意的问道“小罗,如何了?今年的赋税,可都已经收上来了,是否还有遗漏啊?”
“呃……回大人的话!因为种种原因,咱们希芸这一带,目前还余下了五个小村子,尚未派遣人过去收取赋税……呃,属下办事不周,还请大人原谅!”罗师爷眉头轻皱,语气中无意间,便带了些许的紧张情绪。
堂上端坐着,正把玩算珠的小胡子中年官员,闻言,也是不知可否的轻轻一笑,他语气依旧淡然,发问道“哦,是嘛!那你说说看,是哪五个啊?”
“回答大人的话!这五个村子分别是!七里、田村、明村、九酒……以及,最后一个的沙林。”听上头发话下来,罗师爷这个作师爷的,自然也是丝毫都不敢怠慢。他吐词清晰,很是干净快捷,就如同报菜名般的,将这些村名给一一报了出来。
而见此一幕,堂上正端坐着的小胡子官员,自然也是十分满意的轻点了下头。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的,再一次的开口,问道“嗯,对了!最近不知怎的,总有些犯迷糊!上面传下来的加税加赋令!说今年是收几成赋税来着?”
“回大人的话,说的是六成。”听到问题,罗师爷自然也是立即便开口回答,言语中更是连拖泥带水的意思,都听不出来。
“哦。”
听到这话,座上的小胡子官员,也仅仅只是哦了一声,然后,便又轻描淡写的,对着身旁正站着的罗师爷,开口说道“嗯,今年的赋税,对比前几年来说,的确是涨了不少啊!比起去年,可是足足多了两成啊!”
“是的大人!因为今年的气候,确实是有些干燥了!再者,便是咱大御圣朝内,近期又闹了好几股兽潮!因为过于频繁的东跑西跑,耗时耗力的平平镇压!这也才导致了,近期国库亏损的有些厉害!如此才有了,今年的加税加赋令。”罗师爷表情严肃,对着座上的小胡子官员,又补充着说道。
“嗯,就这样吧!小罗,时不等人啊!你呢,也赶紧去知会那群饭桶一声!让他们赶紧的!去将今年加上去的赋税,给一并收上来!”小胡子中年官面,依旧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对着罗师爷便淡淡开口,下达命令道。
“是!大人!”话落,罗师爷也是立即躬身领命而去。只余下小胡子中年官员一人,独自坐立于堂上,默默的把玩着手中算珠。
……
府衙内,某间立于角落的小屋子里。一群满脸亢奋,兴奋异常的衙役,也是正在屋里挤做一团,也不知是在大喊大叫着什么!
“哎!哎!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一张巨大的方桌边上,便见一个貌似也有五十来岁的老衙役,此刻也是正面对着众人,左手拿着一个长木杯子,右手拿着三个色子,大嗓门的便开口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
“快开始!快开始!别磨磨唧唧了!”
看着眼前这群嗜赌如命的家伙,如此狂热的模样,这名老衙役也是在嘿嘿一笑后,不多废话的,便就将右手握着的三个色子,放入进了左手拿着的长杯之中,直接便就开始了比数字大小的赌博游戏。
色子在杯子里,疯狂的摇晃着!时不时的,便就发出了一声,又接着一声的清脆声响!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下注开始了!
“大!大!大!这局我必胜!”
“我艹!我压小的!小小小!一定要是小!”
十几秒钟后,见众人也是再没了继续压注的动静,正卖力摇晃着杯子的老衙役,自然也是立即便就停止了,继续摇晃的动作,将杯子重重的按在了桌上!即将开奖!
“大!大!必须是大!”
“小!小!一定要是小!”
话落,待杯里面的碰撞声彻底消失了之后,老衙役也是无比娴熟的,将桌子上的杯子,给缓缓拿了起来!而见此一幕,周围的一众衙役,也似无比熟练的,将自己的脸尽可能的给凑近了过来!似乎这样,就能够变相提高,自己押中的概率似的。
没让众人久等,桌上的杯子也是在众人将脸,给凑近过来的那一刻!直接揭露开了!
而这一揭!直接就引起了屋子里面,众衙役的一阵鬼哭狼嚎!既然是下注类的赌博游戏,自然而然的,便会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了!欢喜的自然是赢了钱的!输了……你还欢喜个得啊!真如此,那不就是个铁打的蠢货吗?
【一点、一点、两点】(小)
这是三个色子,最终留在桌子上的结果。
“妈的!去你他娘的小!老子的钱啊!”一个看模样,明显是压了大点,然后,就这样无情输掉了的衙役。也是在瞧见,眼前的三个色子后,做势出了一副要掀桌子的模样。并以此,来宣泄出自己内心深处的不满!
只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做出样子罢了,要真做出那种掀桌子的事,他可不敢。毕竟,在场的一众赌友,可都不是吃素的,要是掀了桌子,引起众怒!保不准自己脑壳就要开花了!如此,即便是输了钱,这些人也仅仅只是敢,大咧咧的嚷嚷两句,却是并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其中,便就包括了,那一晚,被紫宵楼老鸨给搞得灰头土脸,颜面全无的那几个小衙小吏。
……
而也就是在这屋子里的一众人,因为输了钱,引发出了一场激烈叫骂的时刻!不远处,一直紧闭着的大门,却是在这个时候,被人给从外面缓缓的推开了!
听到门开的声响,刚才还在指天谩骂的一众赌徒,这会儿,却是齐刷刷的将目光,给飞速转了过来!然后,他们便看到了一个,衣着光鲜,一副师爷打扮的年轻人,也是忽的迈步,手着一把木制折扇,步伐轻盈的,便就这样从外面走入进了屋来。
看到来人,所有人皆是一愣,却是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又过去了一会儿,众赌徒也终是从恍惚中回过了味来!这一刻,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带了些许的惶恐以及不安!
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仅仅只是在交换过了一个眼神后!一众人便就像是跟打了鸡血一般的,立即从桌边散开!一个个站立的那叫一个笔直有力!
但更恐怖的却还在后面。
年轻人嘛!有这反应动作,倒也还说得过去,也属正常!但是,这位才刚刚摇过色子,年龄貌似也已经有五十来岁的老衙役,他的动作!比之其余年轻衙役,却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瞧,刚才罗师爷进屋来的时候,还摆放在上面的赌具,这会儿,却是已经被他给收拾了个干干净净,甚至是连一丝半点的痕迹,都未曾留下……
……
“哎呀!稀客啊!罗师爷今个儿!您老人家!怎么有空来咱们这小破地方了?”说话之人,名为画云飞,他身材高大,魁梧有力,正常人一瞅便知,此人必然就是屋子里,这一众人的领头羊了!
正说着话,画云飞也是忽然伸手一指,边上的一个衙役,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没错!别看别人了!我说的就是你!有这看人的功夫!还不如自个机灵点,赶紧的去给罗师爷他老人家,拿个凳子来坐。”
“好的!我这就去!”
闻言,那名被云画飞手指着的衙役,自然也是立即点头应下,刚要转身!不远处,罗师爷那副高高在上的淡淡声音,却是,在这时候忽的传了过来“哼,不用多费那个功夫了!我也仅仅只是过来,通知你们一下而已,再过一会儿就要回去了。”
“是是是!您老时间宝贵!我等小吏又哪敢多做耽搁啊!”画云飞面带憨厚笑容,点头哈腰的便回着说道。
“哼?我看上去很老吗?”讲着讲着,罗师爷的眉头也是略微的皱了一皱,反问道。
“哦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不等,画云飞再多做解释,那边的罗师爷却是轻一摆手,开口直接便就打断了他,说道“哎,行了!你也别再多说客套话了,听得我耳根子疼!这次我奉大人命令过来你这边,是有一件事,要吩咐你等去做的。”
“何事?莫非是让我们去收税!”画云飞低头想了想,随即,两眼顿时就是一亮,模样欣喜非常的问道。
“嗯,聪明!”罗师爷点头,语气略显赞扬的道。
世外桃源
“嘿嘿。”画云飞憨笑两声,随即便又追问道“不知对于收税这件事,大人他老人家,可另有安排啊?”
“哼,七成。”罗师爷语气平静,听上去就好像是在说一件,不足为道的小事情一般。
“七成……好的!”闻言,画云飞也仅仅只是在微一愣神后,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你很不错!等把税收好了之后,便就集中送到我房间里来吧!最后,再由我来转交给大人!可都听明白了?”说这话时,罗师爷也是用冷厉的目光,从面前的一众人身上,一一扫了过去,那模样就似在警告着众人什么一般!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罗师爷是收取七成,对吧?只不过,为什么今年收的赋税,会比去年多这么多呢?是有什么原因吗?”人群里,有人举手,并小心翼翼的,提出来了自己的疑问。
“哼,有些东西不该问的,最好就别问了!老老实实的办事就行!要不然,小心哪天自个脑袋掉地上了,都还弄不明白,是怎么个回事。”待训斥完人后,罗师爷的目光又是一转,看着面前的画云飞,他便又一次的开口,问道“还能不能干了?不能干的话,我找别的人去了?”
“能干能干!必须能干!一定能干!这小子是新来的,不怎么懂事!还请您老见谅啊!”正说着话,画云飞也是直接一拳头,便就砸在了刚才那名,乱问问题的衙役头上。
“哎呦!”那衙役惨叫,但却没敢叫太大声,只是一个劲的,冲着面前站着的罗师爷赔礼道歉。
“嗯,那好就这样吧!我便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干!”话落,罗师爷也是毫不犹豫的一个转身,便就直接离开了,这个聚满了赌徒的房间。
……
待罗师爷人彻底走远,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后,屋子里也渐渐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艹!那……那啥,姓罗的你他娘的!居然敢当着兄弟几个的面如此嚣张!拽什么啊!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师爷罢了,怎么敢的啊!”众衙役中也是忽的有人,愤愤不平的开口骂道。
“唉……可这种事咱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人家是大人他身边的红人,像咱们这般的小人物,即便是再不服气,那又能如何呢?莫非,你还想冲过去,把他打一顿不成?”又一名衙役反问,语气中也是充满了无奈。
“行了,骂到点也就得了!多说无益,不管怎么说,那姓罗的今天总归是给兄弟们,带来了一件喜事!老规矩,对于收几成赋税这件事,咱们也依旧同以前一样,往上提那么一成!直接加到八成!如此,咱们的酒钱,还有玩游戏的钱!便就都有了!嘿嘿嘿!”面对着面前的一众兄弟,话说着说着,画云飞整个人的表情,也是愈发的变得狰狞了起来!
“可……可是画老大啊!这回咱们收取的赋税,比起以前来,是不是高了……那么一点啊?”刚才说话的尖嘴猴腮之人名叫云吞海,其身份便是昨晚,被紫宵楼老鸨给羞辱,不得不奋奋而去的其中一人之一。
“啥?你觉得高了?哼,我倒不这么觉得!俗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痒!如此,反正都是收取重税!那么,收取七成又或是八成,那又能有什么区别呢?而且,我敢肯定!那个姓罗的家伙,也必然是从这里面,捞了不少好处走的!如此,像咱们这样努力干活的,偷摸点好处走,那又能如何,又能怎么样啊?干了活,咱们便必须要从里面分得些好处走!这叫问心无愧!懂吗?”
在说出这话时,画云飞整个人也是脸不红气不喘,一副大义凛然,不拘小节的领头羊模样!要是不知内情的人,见了他这副模样,估计还真有可能,信了他这一番鬼话。
“如此,大家伙!便开始努力干活去吧!正所谓劳动创造财富!咱们这也算是劳动的一种了!好了,我也不再多唠叨了!哥几个现在便开始分组吧!”话落,画云飞也是很贱的,给自己鼓了鼓掌,一副老领导已经演讲完了的架势。
而底下的一众人,在见到自家老大都如此发话了之后,自然也是再无异议,并纷纷点头表示老大英明!
……
像这一类的事,眼前的这些小衙小吏,干的也早不是那么一回两回了!如此,时间一长,分工明确的剥削体系,便也因此顺理成章的形成了!这不,才这一会儿的功夫,这些人便就已经通过抽签的方式,划分好了各自等人,所要去剥削的村子!
“靠!居然脸黑到,抽到了沙林村,这样一个穷得鸟不拉屎的小破地方!”
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块,刻有“沙林村”字迹的小木签子,云吞海的眉头也是下意识的抽了一抽。
我们的公主意外地非常可爱
“啥情况!沙林村!就那一破地方!又能有多少油水可以供咱们几个捞啊!不说对比田村,这样一块山水宝地般的存在了!即便是相比于其它的几个村子,那也是差远了的好吧!”旁边一个作为同队伍,兼好友的衙役,也是在听到云吞海念出这三个字后,忍不住的便开口吐槽着说道。
闻言,一旁其他同队的几个衙役,也是下意识的点头附和。
而见此一幕的云吞海,也是明显是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安慰道“好了兄弟们!不就是没抽中好地方嘛!我倒是还有个办法!可以补足咱们这一次的亏损!”
“啥办法?”有人问。
獵君心 熙大小姐
“办法那自然是……”正说着话,云吞海也是忽然打住!一双眼睛也是在这一瞬间,就变得无比阴冷了起来!他淡淡的就吐出了两个字“加税!”
“啥?加……加税?”不等同队的几个人多说些什么,那边的云吞海却已经是开始,侃侃而谈了起来“不错,正是加税!既然,咱们用正常的方法,捞不到什么油水,那么我们为何不加重赋税,来弥补损失呢?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画老大他刚才也说过了,七成税与八成税,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那我们将税赋直接给加到九成,又能与八成税有多大区别呢?”
话落,加上云吞海在内的五个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展露出了一个可拍,而又狰狞可怖的笑容,两眼更是放射出来了一道道,名作“贪婪”的绿光!